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班训: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日志

 
 

面包师的婚礼(郭永宸)  

2010-12-18 18:13:18|  分类: ◇10年12月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包师的婚礼(最后的情缘)

                                                                                      807郭永宸

 在此时,夕阳西下的时候,在法兰克福小镇的街道上,一个年轻人飞快地跑动着,从小镇的中心一直跑到小镇的北门。

 很奇怪,今天小镇没有人,没有人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莽撞的人在街道上狂奔,以致一连打坏五六个花盆,虽然没有花栽种在里面但是年轻人连道歉都不说,算了,看在年轻人已经到达他想要的地方,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小镇的大道是直直的,一看就知道什么人要去哪里。

 靠近小镇北门,有一家首饰店,年轻人正在急促又兴奋地敲打这首饰店的橱窗,真希望有人在里面。

 他急切的想要进去,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戒指,今天晚上有对他十分重要的事情,他必须要在太阳落山前赶到教堂,神父和他的女儿在那等着。他们都是犹太人,有些不得已的事情,他们必须搬走。

 年轻人奋力踮起脚尖,可惜他不够高,他的鼻子在门镜上探了又探,什么都没看见。最后他不耐烦了,直接捶着门大叫:

“威尔金森先生,快出来,我需要戒指,求您了,过了今晚就不行了,我有急事,这可能对我十分重要!”

 他偶然看见一个酒桶横在门前,便一步跳上去,双手抓紧了扶手,膝盖抵着门,脸颊贴在玻璃上,好像站不稳了,急促的呼吸,染着那层毛玻璃上结了层层水珠,只能让见到的东西更模糊,越发隐约了,只见走廊深处慢慢浸出几缕光线。

 门光当咣当地开了,一个男人探出头来:

 “什么事在这种······怎么是你,小师傅,我们将要搬走了,去法国避避难,最近查犹太人太紧了,每一个信教的人都会······不管怎么样,你来干吗?”

 小面包师急切地举起手,手里有两张被汗浸湿的纸卷,是德国马克。

 “我想看看我能买什么,但我只有这么一点钱,我有对我十分重要的事情,求求您了~”

 威尔金森先生看了看他的马克,轻轻的摇了头,苦笑了一声:

 “这年头要马克作甚,币值一落千丈,买不了什么东西的”

 他摆摆手,两脚缩回门里。

 “求您了,这是为了莎莉······”小面包师叫到。

 “什么,神父的女儿,看上去,太。算了,你打消了这个念头罢,就算神父同意了也不行,这会影响她的未来,你也见不到她,还是算了吧”

 轰,残酷的大门关上了,只留下小面包师呆呆地站在那。

 他扬起头,看了看风中的落叶,望了望西边的太阳,小镇上的阴影,。他脑袋里轰地一声,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想,两张不成对的马克徐徐飘落在地上,飘着,好似要远离这个苦命的人。

 不经意间,首饰店的门开了,威尔金森太太迈出来,两手一拍他的肩膀,扶住,脸对脸,半响,郑重其事地说:

 “你是认真的吗?来吧,孩子,我丈夫让你的,愿天下有情人终有眷属吧!”

 太太捏着他的手臂,轻轻拽了进去。

 只有这最后一个戒指,看上去一点也不富丽堂皇,放在手心,沉甸甸的,托着它,也托着两颗真挚的心。威尔金森太太目送小面包师消失在小镇的小路上,真担心他会不会摔跤。

 他急切地跑啊跑,跑过水塘,跑过田野,跑向树林里的教堂。

 突然,他停住,转身回望夕阳中的小镇。只见水塘映射这小镇的倒影,落日的余晖擦着屋顶,斜射进来,这个十六岁的少年眼里,他看到:水潭里燃烧着火焰,烈火烧着一个接一个的房屋,像一个一个的巨人倒下了。

 少年也不去想太多,他知道,跑过树林就到教堂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西方的火烧云,片片卷云,一丝丝在天空,连着不想连着,随意搭着。天空没有一点星星,连月亮都没有。唯一普照大地的是昏黄的太阳。

 少年急促地跑着,进入了林间小路。阴影随之而来,跟着他,追随这他的影子。阴影终于盖过了少年,一个不留神,少年摔倒在泥潭里。

 戒指从少年的手里飞出来,在泥潭上打了一个水漂,沉进去了。

 少年一个箭步跨到那泥潭里,双手不断地摸索着,虽然才是秋天,但地上的水已经很冰凉了,少年双手已经发麻,可是他仍然在不断找寻。

 突然,他手好像抓到了什么东西,好似一个环。他急忙把那个东西从泥潭里拾了出来,看也没看,用衣服擦了又擦,直接用水淋淋冻得发抖的手握紧,向教堂奔去。

 天空让教堂向少年奔来,似乎越来越近,教堂顶上的针尖直指着天空,仿佛要冲破一切的禁锢,充满了浓郁天主教的氛围。今天不是礼拜日,肯定没什么人在这。

 少年冲过田间小路,两三步跃过灌木丛,当走到教堂正道时,他放慢了脚步。教堂里灯火通明,要是在平日,肯定什么人要结婚了要作弥撒,和庆婚仪式,神父通常在这,这是神父的家。

 到了教堂的大门时,少年远远的看见层层椅子后面,一位少女正坐在那。他先在门前的镜子上正了正自己的衣冠,把汗沾湿的衣领翻了回去,把扣在第三个洞上的第二个扣子别回了它的归属。

 到了教堂的里面时,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到口袋两边,一摸,心顿时放了下来,戒指依然是那样的沉甸甸。于是少年开始迈出神圣又沉重的步子,向新郎应该站的地方走去。

 一排排的蜡烛呈波形向前倒去,随即又恢复正常,千万个小蜡烛屹立不倒,静静地等这迎来的人来。

 少年的手越来捏这口袋越紧,步子越迈越大,最后近乎小跑了。

 神父嘴角浮现了一丝笑意,因为少年竟然没有迟到,从前他总是迟到,什么也不管了,神父开始面向下面闪闪发光的人群开话了:

“今天,亲爱的各位,我们聚集到这里,是为了见证一对新人的结合。”神父停了一下,脸转向少年。“亲爱的巴斯,你愿意为莎莉付出一切,成为她的丈夫吗?”

“是的神父,我愿意。”男孩坚定地说,因为这是有分量的。

 没有唱诗班的辉煌,神父把自己的女儿许诺给了这位男孩,而这时,月亮的光从教堂彩色的玻璃中射了进来,地面上一片洁白,现在只看那女孩怎么回答了。神父笑着看着这两个孩子。

 女孩脸涨得通红,这样看上去更可爱了。“是的,我接受巴斯的请求,我也愿意成为他的妻子,永远跟他在一起,直到永远~~······”

“现在,新郎与新娘交换戒指,向上帝起誓,永远在一起到永远。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以上帝的名义,我宣布,你们两人正式成为夫妻!”

 男孩不敢看着女孩的脸,而女孩也一直紧张地摆弄自己的辫子。男孩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摸出了戒指,终于鼓起勇气,大声地说,“亲爱的莎莉,现在,我要为你带上戒指”

 女孩缓缓地伸出手,轻轻搭在男孩的手心里。直到现在男孩才发现,女孩的手是多么的素净和洁白啊,他看了看手中的戒指,让他惊奇的事发生了。静静躺在他的手心的是一枚脱离腐朽外壳的金戒指,闪闪发光。

 男孩认为,这是应该的,于是,轻轻地把这戒指带到了女孩的手上。当戒指戴到女孩的手上的时候,女孩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现在,你们可以做想做的事了”其实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明天女孩就要随居民的车队走了,可是神父不走,他要在这留守最后的家园。

 男孩牵着女孩的手,侧着身子从教堂后门走了。

 在夜幕上,很远的一片草地上,有两个人影在飞奔,也传来了阵阵的笑声。男孩和女孩都在忍不住地笑他们刚刚的表现:“你为什么刚刚那么······不至于吧,那么···嘻嘻嘻。”

 星星出来了,男孩和女孩一起躺下打算看星星。这是个很好的主意,看看,那是北斗星,女孩问“嗯嗯···为什么那几个星星长得像一个勺子”,这是天狼星“为什么他那么亮呢?”,嗯嗯~~~

 刚才天上一点星星都没有,这时天上的星星多的比地上的人都多,一闪一闪,天际一束流星闪过。“来,我们许个愿吧,流星会帮我们的。”

 先由女孩先想,“嗯,但愿流星能让地上的人不再遭受战乱,飞向自己向往的境界,去探明星星上到底有什么,还不错吧,巴斯。”

 男孩沉寂了很久,身体侧过来,看着女孩的眼睛,说:“但愿你能平平安安地过好每一天,不要受伤,天上的星星不能太多了······”

 男孩端详着女孩,看清了她的眉目,她叫莎莉,有着两个黑色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粉色的发箍,长长的留海,扎的两条长长的黑辫子,小巧而上翘的鼻子,皮肤雪白的像格林童话中的白雪公主一样,小巧的耳朵,细细的脖子连这细细的身躯。

 女孩也望着男孩,浓密的眉毛,黑色的充满坚定的信心的眼睛,高高耸立的鼻梁,棕色的鬓毛,她今天才端详过他的脸庞,才知道真正的巴斯长什么样。

 女孩呦呦地说,“我有点饿了······”便伸手拽了拽男孩的衣服。“啊,你的衣服怎么湿湿的··哦,你个淘气鬼,又打翻了什么东西哦,我可不喜欢一个冒冒失失的丈夫~”

 男孩站起来,向女孩说,“没关系,只是今晚······”男孩停住了,对的,只是今晚。

 男孩向最近的一棵树跑去,蹲在树根面前,用双手在那探了又探,好像抓到了什么东西一样,立即往回跑。是一个蓝布方格子的布袋。这对女孩来说这真是个惊喜,她立马站起来,向巴斯奔去。

 两人在半道会合。男孩急忙打开布袋,而女孩一把拉住布袋,里面有好多种类的面包,明显是精心烘焙的,那么冷的天,可是面包还是温热的,女孩还发现有一个用纸包住的东西。

“这是什么?”平时文雅的女孩变得不淑女起来,而男孩抢先一步拿起来了那个纸包,“这是秘密,我现在就给你看”

“你小孩子有什么秘密!”女孩装作大人的样子,“训斥”男孩,惹着男孩笑了起来,“小淘气······”

 男孩慢慢打开纸包,一层一层叠开来。女孩不耐烦了:“你包那么多纸干嘛······”男孩将一块方形的东西快速塞到女孩嘴里,“我知道莎莉最喜欢吃糖了哦?”

 “哈哈哈!!”男孩和女孩都在大笑。

 突然,男孩提了一个主意“我们去滑草吧,我经常这样做的”,女孩无声地应允了。

 根本不需要板子,直接坐着就滑下去了。“再来”这是男孩的声音;“不要,太危险了”这是女孩的声音。可是他们一遍遍地滑了又滑,天空中回荡着他们的声音,真希望人们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男孩和女孩累了,便躺在地上头对着头,女孩抓着男孩的手腕,他们把草坡都滑出两个印来了。此时,天边已露出鱼肚白,女孩该走了。

 他们两个手拉着手,并排像小镇河的北岸走去。可是现在他们都不说话了,静静地走。女孩突然说了一句:

“你还有更多的糖吗?”

“当然有了,都是我自己做的那,相当甜蜜呢!“

 于是男孩和女孩重启了欢声笑语蹦蹦跳跳向桥那走去。

 这是一个木质结构的桥,横跨过一条小溪,而桥的对面,有一条长龙般的车队,整个小镇所有的犹太家庭都在这,但没有看见威尔金森夫妇,而神父要坚守教堂,所以只有女孩的母亲在领头。

“去吧,再见,莎莉,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男孩和女孩站在桥的中心,两只大手握着两只纤细的手,“自私鬼,你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说我们以后不会见面了呢?我相信我们一定会相见的,在未来。”女孩肯定地说。这时女孩手上的金戒指闪了一下。

“我们三年后见,一定要见到对方,让流星应验吧!”男孩在女孩的耳边缓缓说道。

 女孩突然两只手抱住男孩的脖子,头埋在男孩的肩膀上,渐渐哭起来了:“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对方了,我会记住你的,亲爱的巴斯。”

 男孩刚刚想对女孩告别,女孩把男孩向后一推,头一扭,两条辫子扬起来,掩着面侧着身子,向自己的母亲那跑去,半路滑了一跤,踉踉跄跄跳上了马车。最后,只留男孩孤零零地站在桥上。

 晨雾渐渐浓了,芳草鲜艳美丽,犹如世外桃源,一层一层草浪拍打着岩石,男孩静静凝望女孩去的地方。此时此刻,女孩也在马车上,摇摇晃晃的,望着刚才的方向,企图找到男孩的去向。

 此时天边传来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天上开着飞机的人们,可以看见地上灯火的长龙和一个站在桥上的人正在慢慢消失在晨雾中,而远方,就是他们的小镇,在朝阳下楚楚动人······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