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班训: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日志

 
 

草地上的晴天(郭永宸)  

2011-01-01 22:05:49|  分类: ◇10年12月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地上的晴天

                                                                               807郭永宸

“叮铃铃······”床头的闹钟响了,现在是七点半了,但却没人来关闹钟。这间小屋子的主人早已不见,在铃声响前,主人早已下床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八月二十四日!”一个女孩叫到。

随着一连串的吱吱扭扭的声音,小玲快速下床,踢踢踏踏地走进盥洗室。轰的一声,或许是牙杯掉了。

“小声一点,玲,你已经很大了,做事有分寸一点,不要大大咧咧。”楼下传出妈妈的声音,还伴随着烧菜的声音。“小玲,快一点下来,饭菜快好了”

“是的,妈。”小玲一边刷牙一边回答。

“嗯,这个牙套已经带了两年了,该去掉了吧,好像是生日呢!”小玲用手扶了一下自己的牙齿。“嗯,还不错。”

 她开始打扮自己,把自己的长到肩头的头发用梳子好好理一下,平常小玲的头发都是乱糟糟的,知道今天她才知道自己的头发是多么的乌黑通亮啊。偷用母亲的睫毛膏,把她那长长的睫毛好好光亮了一番。她有长长的留海,用餐巾纸搓成了几条,用梳子一梳,成了斜留海。

她拿出一条粉红色发箍,端端正正地戴到头上,插到耳后,在发箍上打上了一个蝴蝶结。

“这也许可以让我变得更漂亮吧!”她飞快地把牙刷扔回台子上,牙刷像冰块一样滑过头,飞到水槽里去里。这个冒冒失失的女孩也不管了,把昨晚做完的作业胡乱地往书包里一塞。

“女儿,把牙糖带上!”妈妈在楼下叫道。

“哦,我会的,等等我就下来,妈!”其实她早就把牙糖换成彩糖了,因为这样可以跟同学分着吃。

咚咚的楼梯声,小玲两台阶两台阶地从阁楼上飞跃下来。

“妈,今天是什么日子?”小玲在厨房门里转了一圈说。

“今天能是什么日子?是你上学的日子呗,快点吃饭,八点半上课,可不能迟到了”妈妈端着两盘早餐来了,“爸爸今天出差,你一个人骑脚踏车去上学好了······等等,你今天怎么把头发弄得跟舔过了一样,哦,你又用我的化妆品了,叫你不要乱动吗,小笨蛋!”妈妈用手敲敲小玲的头。

“今天是人家生日嘛,好好打扮一下嘛,不要那么生气妈妈。”小玲对妈妈撒娇,“人家也是想漂亮嘛!”

“好啦好啦,生日还是母亲的受难日呢,瞧瞧你,每年都把自己画成这样,生日对你真是那么重要吗?”妈妈指着日历说。

“难道不重要吗?”小玲嘟嘟嘴,喃喃说道。小玲低下头捏捏自己的连衣裙,摆弄了几下上面的扣子。“难道不重要吗,只是一个日子?”

“好了好了,快吃饭吧,我的小丫头,预祝你今年十三岁生日快乐。”妈妈说道,“会给你惊喜的。”

“今年的生日有没有蛋糕呢?至少有个派对吧······”

“你都是十三岁的大姑娘了,做什么事不用请求与我了,但蛋糕就算了,你那么大了,况且蛋糕这东西吃了也不好,都是添加剂······”

“但是过生日怎能没有蛋糕,没有了蛋糕生日就不完美了!”小玲抢到说。“你去年也不是这样说的吗?”

“我陪陪你唱生日歌就行了,我们两个的生日不行吗?就像以前一样。”

“至少也要有爸爸那,这样一点都不团圆。我吃饱了,去上学了”小玲看了看墙上的老挂钟,把鞋柜上的袖珍收音机装进书包,一手拿着两片面包出门了。

只有妈妈在后面叫到:“你拿爸爸的收音机干嘛?还有牛奶那,等等,这孩子。”

似乎有听见:“待会别走小路,沿着大道走,那样会平稳许多,知道了吗?小玲!”

小玲从车库里缓缓推出来自己的自行车,像四周看看,天气似乎不错,她狠狠踢了一脚地面,“嗯,我还是赶紧去学校吧。”

她把收音机打开,按到了她平时最喜欢的节目。“今天白天晴,气温十九至二十七度,夜晚会繁星满天,无月······”

她把收音机挂在龙头上,放到了最大音量,她知道,三分钟后就是音乐频道了,她每天都会听一会,以致的什么类型的歌谣都会唱。

“现在是日文歌曲《Always with me(与你同在)》,希望把这首歌送给世界上的每一个情侣,但愿······”

“我还没十八岁呢,早着呢。”小玲慢慢跨上脚踏车,向前一推,于是她就起步了,前往三公里远的学校。

小玲的城市是一个濒临大海的地方,有不少渔船进进出出,两岸连绵的“山”,只能称作土丘,沿着海岸有三条不同风情的环海公路。

一条直接经过城市,足有三十架马车宽的大道,长长有很多人要经过这,到大道的中点,有一个小教堂,不远处有一个钟塔,每天向人们展示着时间的钟塔。一路上有不少花园,常常有人到这来写生,喷水池簇拥着大理石般的雕像。偶尔有风筝飞翔,更让人向往的就是乘上热气球浮入天空。

另一条是一条真正的环海公路,公路右侧就是海滩,也许要经过一小段山,但可以观看浪拍悬崖的美景,放羊的女孩长长坐在这里。而远方就是大洋,朝阳反射过海面,随着波纹灵动。

还有一条林间小路,农场主经常开着自家的货车进出。里面只有一个公交站台,每天只有六班车。清晨的小路,遍布水潭,花儿的露珠汇聚于此,沿途的树荫,一个女孩穿梭于中。

小玲骑着自己粉色的脚踏车,印着黑猫的书包,前面龙头上挂着一个白色的东西,撞着车杆叮当叮当响,颠簸的小路,小玲偏要走,可是路上的风景也是让人回味的。

她一路哼着小调,用自己哇啦哇啦的叫喊来代替日文,反正她也不会说,轻快地骑着脚踏车,飞驰过树林,经过草地,唰的一下冲过了泥潭。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小玲高兴地唱着,与清晨的曲调合奏,小小收音机虽然小,但是声音响亮清细,不愧是日本产的。

“小玲早上好,哟,你骑脚踏车去上学?”远处坐着的放羊女孩问候着。

“嗯”,小玲回过头去。“我今天一个人去,但是我要迟到了,谢谢你,早上好,爱丽丝!”

经过十几分钟的颠簸,小玲到了一个岔路口,这是小路的尽头,终于到了平稳的大道上了,要不然,妈妈会担心的。

有许多同校的同学也走这条路,他们结伴两两而行,有说有笑的,都是住的离学校很远的同学,于是他们都像小玲一样,自己骑着脚踏车,一起走着大道像学校去。

“小玲早上好!”“好,杰克”“好”“早上好”。

小玲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收音机,只由它慢慢的放着音乐。起码放了六个曲目了吧,纯白色的机器,少说也用了十三年了,小玲出生前爸爸妈妈买的。

“Long time later。”“Don’t forget the friendship yesterday~~”

“这是美国乡村音乐,蛮好听的。”她身旁响起一阵男孩的声音。

小玲纵然扭过头去,看看是谁,是不是认识的人向她打招呼。而她看到的是一个男孩,带着水手的帽子,土里土气的,还穿着过时的水手服,只是两条飘带随风舞动。

似乎还看到了一副眼镜,一个调皮的面颊。一脸笑嘻嘻的样子,戴着一副大大的眼镜。一个左脸长着几块雀斑的脸,黄黄短短的头发,看上去很文气的样子。土里土气?

“你是不是和我同一个学校的人吗?我们交个朋友吧,很高兴认识你”男孩说道。“我叫柯明,来自······”

“烦死了,你知不知道,没经过自我介绍就随便向女生打招呼,是不礼貌的表现?”玲玲吓了一跳,随即就跳出了这些字语。“我为什么要理你呢?”

于是小玲便加快的登脚踏车的速度,不知道为什么,小玲的脸红了,认识每一个陌生的男孩总会这样的。

“别别,我没有恶意,只是想交个朋友。”远处的声音渐渐迷失在了路边的丛林小道中。

玲玲只管快速地骑行,在林间小道上飞驰,虽然这条小道是和大道平行的,但路的平坦程度就不如大道了。

身旁的树木向后退去,白色的收音机叮叮当当地响。照这个速度不出半小时就能到学校了。不行,这样快会摔跤的。

“他是面包师的徒弟,才十四岁就开始工作了,真是了不起,那我为什么要躲避他呢?”玲玲暗暗想着。走着走着,学校的楼房渐渐出现在小路的尽头,玲玲快到她想要的地方了。

一棵树枝垂在半道,她突然低下头,只让叶子滑过自己头上的蝴蝶结,看上去玲玲今天是打扮的太漂亮了。鸟鸣和树叶的刷刷声,收音机中的“乡村音乐”,被学校的预备铃声取代了。

到大道要上一个小坡,玲玲对这已是轻车熟路。可能小玲在想心事吧,一个不小心,脚踏车没控制好平衡,玲玲随着脚踏车一起摔倒在地上。

玲玲没事,可脚踏车两三下,哐哐啷啷摔到小坡下面了。许多人看到了,但没人去帮她。

一个男孩,是柯明!他从树林里追出来了,看到玲玲摔倒了,连忙下车,推着玲玲的粉色脚踏车上坡来。

“早想到你会摔跤,来,我扶你进去。”男孩拉着玲玲的手好让她站起来。

玲玲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不用了!”一只手扶着自己的损坏了脚踏车,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膝盖,天哪,她受伤了。玲玲一步一步吃力地挪动着脚踏车,龙头都歪掉了。“收音机呢!”。

收音机早已躺在地上,两节电池散落在地。男孩快步捡起收音机的残骸,可是玲玲已经支持不住了,蹲坐在地上。“我想我能修好它,我爸爸是电工。”虽然他爸爸只是一个面包师。

玲玲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拉开小腿上的衬裤,皮都擦破了,流出了一点点的血。辛亏不是大伤,但在男孩子面前哭是不好的。男孩在那站了一会,也不好意思的。

“待会我帮你去放好它们吧,现在我先陪你去医疗室,不要哭。”

什么吗,让一个新认识的男孩陪着去医疗室?当然不用。等等,还是让男孩帮玲玲一下吧,因为玲玲腿软的连路都走不动了。

当玲玲被同学贝蒂和莎莉踉踉跄跄地架会教室时,她简直要哭出来了。

“你怎么不开心?出什么事了?”贝蒂问道。

玲玲咬着牙摇摇头,不知是腿疼还是紧张。全班同学都很关心,因为全班都看到玲玲是怎么摔跤的。

挨到了中午了,费尽了千辛万苦,折腾了一上午,玲玲终于可以一个人在教室呆着了。下巴放在桌子上,两手伸到前面的位子上,眼睛慢慢闭上,又突然睁开。嗨,还以为有人在教室里呢。

一个鼻梁在教室的窗口上探了又探,那副熟识的细边框大眼镜出现了。柯明在轻轻敲着教室的窗。教室门并没有锁,可是男孩就是不进来。大概因为男女分班吧。

玲玲的腿突然不痛了。天那,他来了。四处张望一下,有没有同学在这?猛一站起来,“哎哟”看来腿还没有好。玲玲一小步一小步向前挪,好不容易到门口,开了门。

“那,收音机修好了,你的脚踏车也修好了,还有什么我要对你做的吗?对了,你的名字?”男孩慢慢搓着手,腼腆地问道。

“嗯,我叫小玲,你可以叫我玲玲。嗯,今天谢谢你帮助了我,不过这是女生班,你请回吧。”再见。

“那我们晚上见······”玲玲慢慢靠在门上,按着自己的胸口,额,心脏止不住地跳,甚至不能让它停下来。

玲玲又趴在了桌子上,摆弄这自己的收音机,用力想按下开启键,却没有勇气,不知是学校不允许带电子产品,还是什么原因。还是把它塞到课桌里去吧,不要让人看见。一只手按着蝴蝶结,睡去吧。

女生的话还是很多很多的,这帮早熟派的人,天天谈论罗塔纸牌,至少玲玲是这样认为的。嗯,蛋糕,谁能想到这是自己的生日,噢,我等不及了,可是没人跟我过生日。

“今年的生日我要去度假,最好去夏威夷,去那里享受日光,才不要在这个地方受潮受冻呢。”“你有男友了吗,听说男生班转来一个新生,看上去土里土气的。”“男生?他就是一个穷小子,还是一个书呆子,一看那几千度的眼镜,算了,他没有竞争力的。”“你呀你,就会想这些,不会正常一点吗?”“哈哈哈”声音太大了。

男生?玲玲听到后立马睁开眼,是不是那个男生?玲玲连忙去问贝蒂他们。看来玲玲还是一根筋,被女生们嘲笑了。“你腿伤了还想着他,想不到玲玲也有朋友了,看来她成熟了嘛,哦?”嘻嘻哈哈。

玲玲红着脸,哼,我不理你们了。玲玲整整小她们一岁,她是1989年8月24日出生的,算了,她们也不会记到心里去,让她们去开玩笑吧。

突然,莎莉捏起玲玲的脸蛋,使劲揉了揉,“好可爱的女孩,长大了保准有人疼,不是吗,贝蒂?”

“疼疼!放开我!”“哈哈哈”天哪,辛亏下午两点就下课了,可以放学回家了,天哪,脚踏车。

“不知柯明把我的脚踏车怎么样了,我可能回不了家了,对了,他好像说晚上见,到底去不去呢?”

贝蒂突然两手一拍玲玲的肩膀,大声说:“你在干吗!?”这帮人······

终于熬到放学了,那帮大姐们,可把玲玲整的够惨。玲玲一摸自己的膝盖,看上去不疼了,嗯,快一点走吧,不然又有一大堆麻烦事,连忙揣着收音机向教室外面走去。

她现把头伸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在外面,没人,玲玲心里空空的,向教学楼下一看,熙熙攘攘的人群放学,男女混杂,看不到柯明了,他会在哪呢?不管了,先去车库吧。

一步一步挪下楼,但玲玲是装的,她想看看男孩会不会来找他,不想很快走掉。自行车库中,玲玲的粉色脚踏车孤零零地站在那,充满受伤的痕迹,龙头不歪了,大概是男孩修的吧,玲玲还能骑着走。

车库有两个出口,一个直接通向外面,一个连接着校园,走哪条路呢?算了,还是回家吧,不管男孩了,反正以后会见不多的。这时,玲玲的腿开始隐隐作痛,算了,推车回家吧。

一直沿着大道走,经过灯塔,慢慢的走,正值下班时间,街道上车水马龙,不过也不堵车,人来人往,本来也不适合骑车,还是喜欢走平坦路的人太多了,只有玲玲喜欢走小路。

大道上的东西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了,没有给人留下印象,只是留得飞逝的感觉,慢慢走,到家门口了。到底要不要回家呢,已经四点了,六点要吃饭了,玲玲从不喝下午茶,算了,随处溜达溜达吧。

傍晚的太阳罩着密不透风的树林,夜晚的萧瑟已经显现出来了,去草地上坐坐吧,反正会按时回家的。

晚风夹杂着隐隐约约的音乐声,男孩干的不错,小小的收音机恢复了以前的风采,“现在是三点五十分,赠给大家一首《Kiki's Delivery Service》,由Joe Hisaishi作曲,以此赠给所有在大城市漂流的人们,要永远保持自信,微笑面对一切,也不要忘记遐想,和一个乐观的心情······”

玲玲躺在草丛中,任由草浪吹拂着自己的身体,草地上的晴天,没有人的打扰,沉浸在美妙的晚风中,看着天空,“我本不属于这······”

“你来这干嘛,玲玲,还不赶快回家。”身后的放羊女说,“一定有心事了,让我来帮你吧。”

“谢谢,爱丽丝。”玲玲回过头去。“我一直在想一些心事,不知,爱丽丝,你多大了?”

“恩那,我十六岁了,是比你大一点,你十二岁了吗?”

“嗯,今天我十三岁,可是没有人给我庆祝,去年也是这样,我都没有发觉我长大了,你说,过了十三岁就要自立了,对吗,爱丽丝?”

“差不多,至少我是在十二岁自立的,成天在这放羊,对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唉,玲玲。有时候,生日肯定要自己过的,自己吃自己的蛋糕,每吃一口都是今年的收获,所以,生日一定要有蛋糕,至少我这样认为的。”

“你吃过蛋糕吗?爱丽丝。”

“从来没有,我是孤儿,只有我的爷爷养活着我,我向往着蛋糕。”

“你有受过男孩子的邀请吗,也许不是邀请,就是见一面,可是我逃避,就到这来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嗯,不怕,男孩子总会容忍的,但也不能置之不理,你最好去见见他,以后吧,他们都会原谅的。”

“你说的,是真的?”

“那还不成,我大你几岁?”

晚风越吹越烈,玲玲推着脚踏车向家走。乌云渐渐漫上来,也许是她忘记了带雨伞,风越吹越烈,一个寒噤,上天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于是下起了暴雨,刷拉拉地下,让人们都回家去享受温暖。

“天气预报真是鬼话连篇,怎么会下雨······”玲玲推着自己的脚踏车,飞快地跑动着,也没看路标,全按照自己的方向感回家。

啪啪,黑色的鞋垫打着路面的积水,这条路是通向小城的,玲玲走反了。

顶着风雨,越走越不对劲,地上泛起了水雾,什么也看不见,远处一个暗黄色的光源,不管了,现在那避避雨吧。

站在小店的门口,使劲挤着衣服里的水,倒霉,遇上了暴风雨,妈妈会担心的,可是怎么回家呢?

想着想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男孩惊呆了,玲玲来找他了,玲玲也惊呆了,柯明在这,站了一会,男孩连忙把玲玲拉到店里去。不知是不是巧合,男孩正在打理面包店的事物。

望着橱窗上琳琅满目的面包,玲玲问:“你在这工作?”蛋糕,对了,这里有蛋糕,可以自己过一个生日。

“嗯,是的,我是面包师的学徒,每天下学就到这来工作。”男孩不好意思地说,其实这是他的家。

“你这有蛋糕吗,你会做吗?”玲玲小心翼翼地问道。

柯明拍拍胸脯自豪地回答说:“当然,我就是干这行的,这是我的拿手好戏······”

男孩搓着手,问道:“玲玲为什么想要蛋糕?”光问一句是不够的,他马上收拾一下自己手头的事物,做好准备。

“今天······是我十三岁生日······”

“玲玲十三岁了?一定要庆祝一下,要知道,十三岁是人一生中的大年分,是自立的年龄,就像我一样,我是十三岁开始当面包······不是,开始学这门手艺的。”男孩喜出望外地说道。

真的?玲玲对这个男孩有了敬意,自己都十三岁了,还像一个小孩一样,有时候,童心太多了也不好,只有到长大才能体会小时候的十三岁的感受。

“来,我来教玲玲自己做一个蛋糕吧,就算为自己自立做一个庆祝吧”,男孩提议。好好的提议与一个惊喜。

男孩拉着玲玲的手,向厨房走去。这个面包店也太大了,沿途都堆积着各种做面包,蛋糕的原料,自然是鸡蛋和面粉,还有一点黄糖,盐。

“还得把这些东西收起来,不然会受潮的,快来,我们到了,这是我的工作间。”柯明把玲玲领进了一间小房子里,“平常我们做蛋糕都是在这做的,我们从不用机器烤蛋糕,对了,我给你的收音机好吗?我自己去买了一个······”

“什么,这是你的?”玲玲很惊讶,“怪不得看上去还像新的?

“对不起,我在修时把收发器弄坏了,放学叫你来就是为这事······你不生气吧?”男孩不好意思地说。

玲玲震了一下,收入低微的面包师有钱买收音机?十三年前的收音机买得到?

“再说,我也迟到了嘛,不用怕,快教我做蛋糕吧。”

“可以,而且材料免费,我也免费帮你做,不,教你做······”说着男孩手里抱了一个盆,里面有鸡蛋,面粉,薰衣草,和黄糖。“这些是做蛋糕的基本必需品,其他面包店不会那么诚实的,都放糖精什么的,我们成本太高了,要······”男孩突然住口,“看着点,玲玲。”

玲玲把头伸到男孩旁边,静静的看着男孩是如何做好一个蛋糕的。

“嗯,现将面粉和蛋白混在一起,慢慢地搅,不要打出泡沫来,一定要精心尽力去做”男孩慢慢开始自言自语,“现在的人吃蛋糕越来越不真心了,只是知道吃吃吃,越便宜越买,知道里面有糖精时,于是几年都不买蛋糕了。”

玲玲静静的听着他的自言自语,才十四岁就有这么多的想法,他真是可惜,难为他了。

“凡是年龄越大的人越应吃蛋糕,自己的生日一年一次,把收获当作蛋糕吃进去。”男孩熟练地把蛋黄取出,尽量不沾水,加入了一点点薰衣草。“也许是蛋糕太小,不能一下插下几十根蜡烛吧,于是,年龄越大,蛋糕越大,收获越来越多,还可以插下那四十二根蜡烛······玲玲,你在吗?”

“在 在,我看着呢”

“看好了,接下来就要你自己做了,用手去搅拌蛋糕,记得加一点酵母,假想你就是蛋糕的母亲,来,我手把手叫你,会了这一招以后自己就可以做蛋糕了。”男孩让出空间给玲玲站,“来,很舒服的”

玲玲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到盆里去,一丝温暖迅速从掌心涌到心头,“原来蛋糕没成型时是这样啊”,自己做自己的生日蛋糕。

“让面粉和蛋黄充分融合,可以不粘,对,不要搅出泡沫,对”男孩一边指导一边把烤炉打开。

“烤炉的温度也很讲究”男孩把八根木头两两堆起来,中间塞上稻草,“玩火的事我来做就行了”,他把一小束稻草点染,扔到木头堆里,瞬间点燃,木头慢慢冒出白烟。

“真让人期待啊,看看都让人情不自禁。”玲玲说道。“蛋糕烤出来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嗯,先等一会,烧干就行了,顺便烧烧水。”柯明把蛋糕倒入容器里,盖上盖子,“嗯,这个温度就行了。”说完便把容器放进去。“接下来要等四十分钟,你在这等着,我去送货。”

“什么货?下雨天还送货?”玲玲问道。

“碰巧,今天有一个人过生日,她一定很想吃蛋糕,她的母亲打电话来定了一个蛋糕,她也是十三岁。”男孩说道,然后提起一个包装精美的蛋糕盒,打起雨伞,“你在这等着,过了一个岔路就到,很快的。”

玲玲目送柯明消失在水雾中,于是她就蹲坐在壁炉旁,突然,她感到钻心的疼痛,小腿感染了。天哪,忍到家就行了,忍到家就行了······

窗外的风雨渐渐减弱,好像快要停了,小玲把头埋在膝盖了,向左向右摇晃。

“怎么办,回去妈妈要骂的,不回去妈妈要担心的,她在家一天了,怎么办怎么办,那个女孩是谁呢,她太幸福了,有妈妈的照顾······”

外面的风雨停了,星光破开重重的云墙,撒在久违的大地上,星星跟明镜似的,仿佛在观察地上的一切,但没有月光的陪伴,独自在天空中发亮。香气从壁炉里冒出来,十分诱人。

“好冷,怎么办,好想念温暖的家,好想念爸爸妈妈,回家······”

直到有人敲了敲小玲的心头,她渐渐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眼睛一看。

“丫头,醒醒,再睡要冻感冒的,起来,蛋糕好了,看看我们的成果吧。”男孩的声音传进来。

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了,只管迷迷糊糊地走,雨后的湿气让小玲醒了一点,定睛一看,到家门口了。突然感觉手上重了许多,一个蛋糕盒,十分精美,也十足大,天哪,忘了把脚踏车推回来了,嗯?它怎么靠在门边?从口袋里摸出了收音机,还好,反正什么都带了,不会被骂了。

“终于,妈妈要担心的,回家了······”

轻轻敲敲门,用自己的钥匙开了门······

“祝女儿生日快乐!”

这就是惊喜,一个永生难忘的惊喜,一个个人影浮入小玲的眼睛,似乎爸爸妈妈都在,好像还有贝蒂,莎莉,算了,还有玲玲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