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班训: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日志

 
 

饵婆婆(郭永宸)  

2011-12-06 08:58:15|  分类: ◇九(上)精品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饵婆婆

                                                           907郭永宸

  “可恶,一学期迟到24次,你开什么玩笑?你以后再不起早点你儿子的前途就要被你毁了!”

  “睡的晚又不是我错!要知道我为这个家是忙前忙后的,谁要早上6:30就起床啊!什么学校!三年级也要这么夸张?”

  “你就会找借口···”

  “爸!妈!”从门后传来嫩嫩的声音,这个家庭的小男孩卢楠却生生地从门缝中露出半张脸。“哎呀,我的楠楠先出去玩玩吧,我和姓卢的好好说说话!”

  “知道了!”小卢楠看看前面看看后面,最后从庭院中出去,寻找他的好朋友了。可是一家一家的叫过去,李苗在做作业,阿纳纳在帮厨房,都走不开身,自己的姐姐卢玲还在初二上晚自习住校。

  出了“云城药业”的家属区,门外只有国道,对面就是药厂。实在是一个冷清的地方,门前永远的的十二路车停了这站下一路十公里就是宾川县城了。

  小卢楠坐在最大的一颗所有小朋友围个圈十几个人都抱不起来的大树下,从口袋中拿出自己同桌的神奇宝贝玩偶,看着“超级鸟”大战“库鲁基”,终于让小卢楠的眉头舒展了。“咚咚,哗啦啦啦,砰砰,呼啦啦啦”的声音从大树的另一边传过来。云南特有的饵饼的香味加上烤碳的香味,有人在买烤饵块!

  来到云南的汉人是不会太多吃这种东西的。当小卢楠在县城上小学时到处都路摊,架起熟悉的支杆烤架,八毛一块饼,烤好了后自己决定加什么,有人加豆芽,有人加肉酱,有人加酱菜,价钱都是八毛,加的多少都由自己定,如果你能把这么一大堆的佐料夹在这么薄薄的饼片中,大家还会拍手叫好呢。

  小卢楠一般只是刷点甜面酱,然后一点一点舔,到最后几口就把饵块吃完了。到树后一探究竟,原来是一个老婆婆,在不断的用手在敲打煤炉,把几块饵块翻过来翻过去,于是饵块就像气球一样鼓起来了,因为是几层的糯米。到这是就要赶紧翻过去,因为很容易烤焦。每次小卢楠都在校门口的苗族女人的摊上闻闻看看好几十分钟,然后苗族女人就会赏孩子一块刷着甜面酱的饵块,然后小卢楠就会一下子接过来,大声喊“谢谢”然后跑开了。在当地人的眼中给小孩子一点恩惠的话会得到天神的奖赏的。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出现,可是她们还是一天又一天的出现,卖着饵块。

  一个身材瘦削但不失精神的老太太出现了。“这是谁家的小孩啊?这么对我老太婆的东西感兴趣?”老婆婆先发话了。

  “嗯嗯,您在做饵块吗,婆婆?”

  “哎呀,我就是没事烤烤练练手,看看我的手艺比年轻的时候进步了多少··对了,尝一块吧。”

  呼啦啦的饵块砰的一下被拍成原型了,透着诱人香味,气球中好吃的全传出来了。“来来来小伙子,看你需要补补了,看你那么瘦弱,一定是不吃早饭,我们院里的小孩都是不吃早饭,早早去学校了··对了,今天是周三,为什么你不上学?”

  “我是被强迫不上学一天,我迟到的次数太多了。”

  “原来如此啊!不过不吃早饭是不行的,以后每天你跟我一起去赶县城吧,我女儿在那里做生意,还能给你好吃的饼呢!”

  “我想吃饵块,但是我的爸爸妈妈说,不能和陌生人一起走,就因为这我父亲 每天接送我骑车,我就迟到了。”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我们云南人从来不会打别人的主意的,我们也不会认为别人会打我们的主意··像医生怎么给我们治病我们一句话都不说的。”

  “那我妈又说错了,她每次讲的道理都没用。”

  “哦哦,还是有一点用的,毕竟那是你母亲啊,我小时候,我女儿小时候也这样想过。来,我给你加一点肉酱。”

  “我不喜欢吃肉酱,太辣了!我想要甜面酱!”

  “那我加上去了怎么办?尝尝看!肉酱很香的,我加了中药的!”

  “能不能不吃啊,我还是喜欢吃甜面酱。”

  “唉唉,别人推荐给你的东西一定要接受,这是礼仪,我们要学会信任别人。我吃了你又何苦?”

  “那你要给我点甜面酱。”

  “我没有甜面酱,小伙子,这有点酸菜,要不?”

  “酸菜太酸了。”

  “要学会尝试,对不?你不是说你妈妈教你的都是错的吗?她肯定说过不吃陌生人的食物的。”

  “真的?我在想你会不会骗我,大人们吃的津津有味的东西我也许也要尝一尝。”

  “对对,这就是长大了,能吃大人的东西就是长大了。快吃吧。”

  小卢楠盯着这满满当当的饵块,难以下口,那小嘴看上不不能全咬到。终于猛的一下口,“我要长大”的念头在小卢楠的心中萌发,这嚼起来脆脆的东西是什么?

  “这是榨菜!”

  “聪明,再咬一口。”

  “这是豆芽。”

  “嗯嗯。小心汤汁。”

  “啊,这是肉酱么,真是麻舌头啊,果然不好吃。”

  “那砸吧砸吧,会有味的。”

  “怎么砸吧?啊呒,好好嚼啊,可比我妈那砖头好吃多了。“

  “什么是砖头?”

  “我妈那牛排。”

  “我们都不吃牛肉的,从尾端咬起,更有味,双管齐下么。”

  小卢楠先是一小口一小块地咬,最后加快了频率,到中间那段一口直接吞下去了,还能看见他牙齿上的糯米五颜六色,像省城里卖的五彩钢琴,小卢楠做梦都想要一个。一股五味冲上小卢楠的脑中,乐得小卢楠直敲自己刚长出来的牙。

  这时从楼上探出一个头:“楠楠,你妈叫你回家吃饭,顺便吃完做作业。不要让你妈妈再生气了哦。”

  “知道了。婆婆,我要回家了,明天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呢?”

  “我啊,就在6:20那首班车车站里,要找我很容易,看我的腿,诺,都弯成这样了。”

  “啊,那我知道了,明天就找一个弯着腿的和蔼的老婆婆去学校,我要和同学说说你,肯定他们也会来找你的。”

  “知道了,小伙子。”

  “对了,见人问名字是礼貌,老婆婆,您叫什么?”

  “我啊,就叫我茶尔婆婆吧,也可以叫我饵婆婆,我可是很厉害的。”

  “知道了,老婆婆,不,饵婆婆,再见!”

 

回到饭桌,小卢楠早吃的饱饱了,不想吃饭,妈妈又开始絮叨了:“你说怎么办?那么瘦,将来体育中考怎么办?还不吃饭,给我吃,还想不想去北京了?”

“我吃过了,在饵婆婆那里。”

“怎么饵婆婆,你又在外面乱吃,吃坏肚子怎么办?吃。”

小卢楠盯着自己的碗发呆。妈妈叹口气,“算了算了,不吃是你自己的事,晚上饿了自己到微波炉里热饭,我去上夜班,你爸要赶稿,作业不用检查的,自己看着办哦。”

“妈,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又是要我买玩具?去省城后会给你买的。县城里的东西不要乱买哦。”

“不是,我想和同学一起去学校,他们赶早班车,给我八毛,我去买个饵块,我已经长大了。”

“嗯嗯,去和你爸说,你上学他负责。”

“哦”于是今晚,小卢楠早早的睡下了,为明天的饵婆婆之旅先储备好睡眠。当然,他忘记告诉父亲他明天要随饵婆婆去学校的事了。

第二天早上,6:00天还没有亮。小卢楠早早地爬起来,从躺在地上的父亲身上跨过去,背上书包,把家门的锁打开,自己带上钥匙,踏着拂晓出去了。

很容易地看见了十二路车站的老婆婆,而饵婆婆一脚一崴地迎接,肯定带上了饵块,不然空气中怎么弥漫着不辣的肉酱味?

“孩子他爹,孩子呢?不会自己上学去了把,看看几点了?6:20,他出去那么早干嘛?”

爸爸扶扶眼镜,一看,从地上跳起来,向门外飞奔出去。

随着十二路车一摇一摆,太阳渐渐从遥远的高原山中摇摇晃晃地现身,撒在还有丝丝雾气的盘山公路上,梯田上晚稻前一摇后一摆,对着太阳打哈哈,那么早就要开工了?是的,这是一天全新的开始。

“我啊,小时候没有机会学习,好不容易有一次能听到老师讲课高兴的不得了呵···”

与此同时,十二路车的后面还有一个穿着背心在追风的人。

小卢楠指着后窗说:“那是我爸爸,他平时赶时间时就是那么骑的。”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