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班训: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日志

 
 

金银妖瞳(连载6)(王静文)  

2011-02-20 11:31:16|  分类: ◇王静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银妖瞳(连载6)

                                                                                       807班 王静文

辗转·宫廷(2)——宫廷                      

 最后,那柄剑在两人的折腾中,终于用另外剩下的黑曜石顶住剑头,收了回去,而那颗沾血的黑曜石,便被挂在了莫夏桀的脖子上。

两人住处离皇宫不远,穿过一条街,拐几个弯就可以到正门了。但是皇宫可不是一般老百姓能进的地方。易可微便四处寻觅能够落脚观察的地方。吉人自有天相,有求必应,在宏伟的皇宫正对着的街道,有一家酒楼在招聘厨房杂役,正确来说,那是一家青楼。但是,对于他俩来说,什么楼不重要,重要的是临近皇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皇宫进不去,那在附近,怎么也会有线索。而这里,总归会有达官贵人来吧?那么,这里比酒楼说不定更有挖掘价值。

于是,易可微便强迫着莫夏桀,两人一起去应聘,当然了,易可微可是女扮男装。古装戏中,那老鸨可是见着谁就逮谁,我这么天生丽质,自然是避免要中招喽!易可微又在幻想。

应该是这里难得招工,亦或是酬金较高,来应征的人还真不少。可名额可只有两个,可得下点功夫!易可微可不指望不喑人世的莫夏桀能想出什么办法,站在长龙中,看见那老鸨模样的人站在门口,果然如电视剧中,半老徐娘,但是眼睛尖锐,猎鹰一般,用厌恶地眼光打量队伍中的人,自然,需要劳作的人都是穷苦的人。

如何能够在一大群人中脱颖而出?易可微走出队伍,清了清嗓,引了一帮人目光,当然还有那个老鸨。走到她身边,两人不语,老鸨下意识地挪了挪步。易可微很痞气地凑了上去:“老板,把这个工作给我和我同伴吧?”清晰可看抹了三寸厚白粉的脸。“哼!给你?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能动就不错了,我可养不起你!”果然是如此回答。

“老板,您这纸上说月钱六钱。我们俩月钱只要一半。您考虑考虑?”易可微挑挑眉,可乐地说。

“哟!我还没碰上过这好事呢!你能干活么?”老鸨独有的尖锐嗓子,刺得心里难受。

“当然了!看见没?下面那个短头发的。吃得少,劲不小!还有……”她眼珠一转,手挑了挑,“老板娘,你过来,看见他脖子上那块石头了没?那可是千金难买的珠宝啊!”果然,沾着儿钱了,老鸨眼睛发了亮。“那叫黑曜石,连宫中都少有!”她接着吹嘘。转而叹息起来,“老板娘世面见得多了,好品劣货可能分辨。可他不识货,还以为就是块佛珠子。所以,把剩下的都给我了。你看,这可价值连城呢!”易可微掏出圆圆的一颗,迷得老鸨眼睛也不眨。“唉!当然了,既然老板娘你不容我们,那这也只能送给别人了。”她假装叹息地准备走。

     老鸨看珠子收了回去,回过神:“小兄弟,有话好商量嘛!”然后掐着嗓子朝队伍叫嚷开:“大家都回去,我们不招了!快回去,可别挡着我们姑娘做生意。快走!走!”

然后底下一片唏嘘,人群便散了开。易可微跑了下去,假装要和莫夏桀一起走。“小兄弟,小兄弟,你走什么啊!你可被雇佣了啊!”老鸨走下阶梯,喊着。

(注:《身世(2)——信笺》中寺庙方丈来信中倒数第二段中“也可以救赎善灵。”后遗漏一句“但黑曜石乃奇珍矿石,极为难找。”)

之后,用一颗在现代是低价水晶的黑曜石换来了一份轻松又可以打探虚实的工作。这也难怪,古代矿物开采技术还很落后,自然连黑曜石也不能有所留用。

易可微可以白天黑夜地在这里观察形形色色的人,当然,作为现代人,看多了明星包装,怎么都能够向那位花满楼店主——殷芬妈妈提点小小的建议了,所以,她的工作越发得轻松,更有理由也更有时间去调查来往的朝中人物。

“莫夏桀,你看那个戴红边金帽的中年男人,就是顾名,宗人府丞,他残暴成性,心高气傲,不知道是不是总给别人施刑的缘故。他左手边隔着一个桌子的那个穿紫色衣服的人,就是散秩大臣,是个武官,叫刘蒙秦,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其实察言观色,能够与人相处。楼上对面厢房的是……”也过了快一个月,易可微便基本熟知常来的朝中大臣和皇亲国戚。说是基本熟知,当然还有落网之鱼。比如说,总默默无闻坐在不起眼的二楼角落的某个人,独自饮着酒,自然,很多时候,他便能够听见他们两人的对话。

这日,又如往常地两人继续打探宫中消息,可一些外臣口中,实在少有内宫的东西。突然,一只手蒙住了易可微的嘴,旁边,一把被衣袖遮住的匕首,是那个总在角落饮酒的男子:“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调查朝中大臣?”特意压低的声音,却仍挡不住一股盛气凌人的寒意。旁边的莫夏桀并没有所激动,因为那人眼中没有杀意。

“唔……唔……”被蒙住了嘴,当然是说不出来。

放开后,互相看见了面容。“喂!我调查他们也跟你没关系,何必跟你讲!或许,你才是什么情报贩子或者杀手!”易可微很不满地给了来人一个白眼,说着牵着莫夏桀就要走。

“我是宫中的八皇子,你这种行为,不得不让人以为你图谋不轨。”他说着,亮出了他的令牌,很严肃地说。

突然,易可微情绪大转弯:“你是皇子啊!失敬失敬!”如果不了解内情的人会误认为她是个阿谀奉承的人。“殿下怎么有空到这种小地方来?来,坐!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呐!殿下长相英俊,文武双全,真可谓是天降奇才啊!”这俗称“套近乎”。

“草民只是想知道达官贵人们是怎么生活的,草民怎敢有所企图呢?”放到现在就是“羡慕嫉妒恨”。

“你以为本皇子如此好骗么?”又是冷冷的语气,易可微在怀疑他是不是和莫夏桀是亲兄弟,怎么一个德行?摊上这种人,可也就只能搏一搏了。不然,被斩脑袋就危险了。

“唉~既然被殿下看破了,那草民我也不妨直说了。我本有个同胞哥哥,文采异常,原以为能进京做官,可不想积劳成疾,赶考之前便断了气。弥留之际,只希望我能继承他的遗愿,进京赶考,我应了下来。可我肚中并无墨水,如何能中榜?便想在这儿大臣们能聚集的地方,看看他们脾气,看我是否能做个底下的书童,或者侍卫的,然后好好晋升。不料,被八皇子误认为是心图不轨了。”有时候,当你坚信谎言,它似乎就像真的,让你不能分辨。易可微还象征性地挤出了几滴眼泪。

“当真如此?”八皇子问了一句。

“嗯嗯。”一旁的莫夏桀撇了撇嘴,摇了摇头:这丫头太能扯了!

“那,我若让你进宫做我的侍童呢?”八皇子还是摆着“扑克脸”,只是语气温和了些。

“侍、侍童?”易可微脑筋转了转:莫夏桀的母亲和父亲应该是宫里的人,我们目的不就是进宫么?既然有这么个机会,又不用做太监,那可真是太好了!那更方便调查莫夏桀的身世了!

“嗯嗯!我愿意!可是,我这位仁兄无父无母,与我共处也好些日子了,能不能请殿下网开一面,让他也随殿下进宫?他文采比我好多了!”易可微可没忘最重要的主角,赶忙拉住莫夏桀,争取机会。

“可以。”八皇子和莫夏桀眼神交汇了一下,突然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当然,夏桀戴了隐形眼睛,没人看到他的蓝瞳。从刚才开始,八皇子就注意莫夏桀,总觉得两人之间必有什么联系。可以说,“侍童”这一说,也是为了能让两人一同进宫。他也需要知道两人底细。毕竟,那个故事总归是虚假,不堪一击的。

两人被八皇子赎了身,回家整理东西。自然,有钱可以为自己付,便不用浪费黑曜石,或许以后还可以再用,钱也可以以后再还。

皇宫的大门,终于可以进入了。一切谜底和答案,也可以水落石出了。

没人知道未来,而皇宫里的,绝对是冒险!而潜在的危险,两人注意到了么?一只蓝色眼睛在夜中熠熠生辉,霎那间,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未完待续……

下一章

(未知)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