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班训: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日志

 
 

金银妖瞳(连载1)(王静文)  

2011-02-05 16:54:27|  分类: ◇王静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银妖瞳(连载1)

                                                                                                807班 王静文

一切的罪孽从金银妖瞳开始——

序幕

左眼犹如晶莹通透的蓝水晶,望到清澈无染的天幕。右眼的瞳仁则好似冰种黑曜,妖艳鬼魅,深邃无泪。这,就是邪恶不祥的金银妖瞳。传说,拥有者因为那一对异色眼眸能看得到鬼怪神灵。

邂逅

许久以前,这间寺庙依傍着山水,寂静无声。清晨,炊烟袅袅,鸟语花香。这边的僧人也清静地每日挑水诵读,实在无生气。偶得香客入山,也是烟雾缭绕,并无欢声笑语。

这日,一行僧徒到近处的溪流担水,远远看见河边草丛有一裹红衣,走近,才发现是个襁褓中的婴儿。看来面色红润,身体健康,只是眼眸一只蓝,一只黑。僧徒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出家人慈悲为怀,便小心翼翼抱回寺庙之中去。方丈看到这男婴,深锁眉头,摇首连叹几声:“善哉!善哉!”众人也是不解此婴的眼睛为何如此。方丈自然是有所阅历的长者,便向众僧讲述多年前的传说。

那时,也曾出现过有此双眸的人,因为大家都没见闻过,便将他送上某山中寺院,潜心修炼。因为那双沾着妖气的双眼,不入佛道,此人便是带发修行。从小到大,捣蛋闯祸,实在是不让人省心,但总归是没有什么关于那一双眼的怪事。寺庙的僧侣也是习以为常,寺中也多了凡尘的欢乐。但是,到这人长到十六年岁,却是每天疑神疑鬼,总说每天看到各式妖魔鬼怪,甚为奇怪。而僧人们也开始怀疑他那双异色的眼睛,开始躲避他。禀告方丈之后,与众位长老商议的结果,便是送回他的来处,较为妥当。但是,这日夜里,这人便性情大变,开始屠杀寺中僧人,虽是少年之躯,但是魔功异常,连方丈与各位高僧都未能幸免于难。经过这次血洗,那人便消失不见。事后,据当时侥幸逃生的小僧说来,那人左眼发着诡异的蓝光,拿着未曾见过的还泛着冷峻的蓝色魔剑,像着了魔似的,发狂地砍着来人。那人的面容狰狞,气势恐怖,在黑夜闪着的蓝光映着满地的血红,最后消失在古铜色的满月之上。

听着,众僧人不免离男婴远了一步,仿佛他就是那个肇事者,杀人狂魔。“方丈,这可如何是好?”某高僧的询问打破了这番诡异气氛。这方丈捻着佛珠,若有所思。这妖孩,实在不祥啊!留在寺中,怕重蹈覆辙;送下山,也祸害人间;若扼杀之,也是佛道中人所不耻的。

最后,这男婴便被锁在深林中的木屋中,由寺中人送与饭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并无异常,一些僧人也会教这孩子学舌,带些佛经。偶尔,也会让他在附近的林子中玩耍。当小树苗增长了一圈圈厚重的年轮,那男孩也成长了起来。当来人喊他“施主”或是“小子”的时候,他便想有个名字。翻着难懂的四书五经,终于起了个自认为寓意深远的名字:莫夏桀。

经过近十六个年头,时过境迁,僧人们也不再在意这个沉默的男孩。他也经常跑下来,偷偷看僧人们练武,自己再揣摩。也经常逮些野兔类的充饥,有时,也会在附近溪流洗个澡,逗逗蝴蝶。确实有些无聊。但是,他若见到了别人,一双眼睛也是会吓跑人家。或许,一个人依山傍水过活也是幸运的。

某天,他正在野丛中逮兔子,眼看要得手了。只听见一声大喝:“住手!”他顿了顿,兔子一窜开,但他便一个空翻,扑到了野兔。然后,站起身来,瞥见一个奇装异服的女孩子叉着腰,忿忿地盯着他:“喂!你说这兔子惹到你了?你不会要拿去煮了吧?告诉你,我最见不得你们这种肆无忌惮地捕杀野生动物的人!”听着这声张正义的说辞,他没看那女孩一眼,放下兔子,往回走。“算你识相,喂!问一下,这儿是哪儿啊?”那女孩冲着他的背影喊。没有答复。他怕吓到那女孩,当然,他也不想搭理别人。女孩三两步冲上来,拦在他面前:“喂!我问你呢!还有,你这身奇奇怪怪的古装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鸡窝头……”他低着头,绕道准备走。突然鼻尖一阵风,他下意识抬起头,伸手挡住。然后,他就清清楚楚地看到女孩攻来的一拳,自然,那女孩也看到他的左眼,蓝色的。“你倒是理我了啊。哇!你戴隐形眼睛了?眼睛超有个性!问你啊,这里是哪里呀?”莫夏桀怔了怔,摇摇头,因为,也没有人告诉他这里是什么地方。“你……”那女孩本想生气一番,但看到他一本正经地摇头,也就只能无奈了。

“我叫易可微,初二生,标准驴友,迷了路,单车丢了,同学,你知道怎么下山么?”这女孩歪了歪头。“初二生”、“驴友”、“单车”?一堆新新词汇。还有这女孩的奇装异服。到底是什么人?他想得头痛,意识性地摇摇头。“你……唉!那你住哪儿啊?不要告诉我你也迷路了。”被莫夏桀的无知气到,易可微皱皱眉。“还有,你叫什么名字?怎么穿成这样?”一连串问题,莫夏桀实在很久没有跟别人交谈了,总觉得难以启齿。低着头。“你难道不会说话?”易可微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然后恍然大悟地掏出手机,“都忘了,GPS一下嘛!额,没信号?也难怪,这种深山老林。”当她在自言自语的时候,莫夏桀默默地想走回去。“同学,你回家么?能不能让我蹭顿饭啊?我食物包丢了。”她追上去,喊道。他没说话,静静地继续走。她也乖乖地跟在他后面。她真的认为莫夏桀是个哑巴。

到了那间小木屋,也快近黄昏,但是仍是很闷热,天也还亮着。“同学,你爸妈呢?你一个人住?”易可微跟着他兀自走进去,没有人。屋里很简陋,一张床,低矮的桌子,上面放着油灯,还有靠在墙角的几本书。“不是吧?这里经济是有多落后?没有电灯,还住木屋。”易可微明显有些奇怪,心里这么想。突然,她有个惊奇的想法。“我不会是穿越了吧?”“同学,你知道电脑、电视、电灯之类的么?”她有些焦急地叫住莫夏桀,他莫名地摇摇头。然后她放下背着的旅行包,跑去翻了翻那几本书,修订得如古书,都是些诗文佛经。“真、真的穿了耶……”她僵笑几声,“同学,现在什么朝代啊?”他还是摇摇头,因为这也没人告诉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准确年岁。“你别告诉我,你与世,隔绝啊?”他终于点了点头。

略某女发狂发癫的场面。

最后,她经过三天三夜的不吃不喝不睡,终于清醒了过来。“同学,那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夏桀转过头,“好吧,你不想告诉我,我也不问了,不过,挺炫的。话说,古代人不都盘着奇奇怪怪的发髻么?你头发还挺现代哈!”一阵沉默。“额,我忘了,你好像不会说话……”其实,那是寺人帮他前些月剃的头,但是,他们许久没上来了,所以,头发便留成了这般模样。是啊!他们谁也不希望上山,再也回不去了,毕竟,莫夏桀也将十六了,与之前的金银妖瞳者相比,只两年。

易可微睡袋没丢,一些必需品也在包里,所以,她便暂住在莫夏桀家的走廊上,生活了半月有余。莫夏桀毫不介意家中多一个现代人,对他而言,世人都是这般奇怪。其实,就是一女的每天跑上跑下,找回去的路,然后一男的每天看看书,捕捕兔,捉捉鱼,几乎不与可微交谈,即使他会说话,两人年龄相当。也只是可微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夏桀提供三餐。他也并没有让她去山下找僧人,因为看她的情况,是怎么也回不去的。倒不如,留在此处,也可以解解闷。

这天,易可微终于耐不住:“大哥,求求你,陪我去市集吧!以往穿越的人总背负使命,我总不可能是呆在这儿教你开口说话吧?回去我是不指望了,但是我可不想做回原始人啊!话说你应该没有银子,我们可以去卖野兔和鱼之类的。我可没你那么沉得住气,与世隔绝,做圣人。”(话说谁当初为了一只兔子的存亡而泼妇骂街的?)某男不作声。“你难道是因为你那只蓝色的眼睛吓到别人?”她终于想到一个正当的理由。莫夏桀撇过头。“原来如此,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在二十一世纪,有一种叫做隐形眼镜的东西,正好,我这儿带了一副。你不介意,凑合着戴吧!啊不是,是你必须戴,然后陪我出去。我想,你总不可能愿意在山野里孤独终老吧?”一番“苦口婆心”,然后两人便带着野味下山。

作为超前的少女,易可微早了解了市场行情,街头摆摊完全不害羞,价格公道,深山的野味,实在诱人,生意并不淡。反观莫夏桀,初次来到世间,一切陌生,一切新奇,只躲在街角观察形形色色。而且,没有了眼睛的异样,没有看到人们的恐惧感,不经意地坦然起来。但是,命运作弄人,你永远无法否认。

太阳落山,商品也基本卖完,易可微赚了钱,向莫夏桀吹嘘着自己的能干,然后,买些东西充饥。两人走在大街上,俨然像是落魄的兄妹苦中作乐。男生默默捕猎,女生买卖交易,倒是合拍的搭档。谁能想到,两人不过才认识十几日,易可微甚至连莫夏桀名字都不知道。

如是几日,终于有了些积蓄,便购置了衣物和铺盖。那种简陋的木屋,实在需要好好补充。“唉!我可是初中生,这么小就自食其力,真是伟大啊!放在现代,就是非法使用童工!”易可微如此自夸又感概。“像我这么天生丽质,怎么碰不上个知书达理的贵公子呢?真是屈才!”每天,你都可以听到这样的牢骚,莫夏桀的耳朵似乎会自动过滤这种东西,安安静静地坐在摊位,喂着兔子,或者帮忙剥竹笋之类的。

又一月,维持现状。这天下午,落日一片红,就像鲜血滴在溅开的清茶上,慢慢晕开,愈来愈深,愈来愈诡异。他们俩快收摊了,来了个青年男子,一身黑衣,带着斗笠,一层黑纱,手握一柄刀剑。一副侠客模样。莫夏桀微微瞥了一眼,透过面纱,看到点点幽蓝,心不免紧了紧。来人只说了一句:“时辰到了。”便眨眼间消失。莫夏桀下意识感到不妙,虽然他不知多年前的血案,但这人的眼睛与自己相同,或是真有什么大祸了。不免神色凝重,低头深思。“那人谁啊?真奇怪……”旁边的人儿嘀咕着。大祸将至,人心惶惶。

果然,第二天出行,莫夏桀看着人群,发现一些没有脚的白色灵体,那是人的灵魂,也就是鬼。看他们凶恶的面容,靠着摊,堵着人,自然,也发觉了莫夏桀,盯着他。人群没有异常,果然,是自己的眼睛开始起了作用。他仿佛恐怕那些鬼魂靠近自己,神色紧张惨白。

未完待续……

下一章

   梦魇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