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班训: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日志

 
 

留在心底的风景(二稿)(王静文)  

2011-04-17 14:14:15|  分类: ◇11年04月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在心底的风景(二稿)

807班 王静文

学校里那个漂着绿藻的水塘,上面还经常漂浮着几条安静的金鱼,实在不是什么好风景。最近的那个不伦不类的喷泉才让我想起看它一眼。周边阶梯砌着大块的瓷砖,平坦如地。塘水懒得动荡,维有风起才会稍稍活起来。我不免想到了乌龙河,那条滋润了我童年的小河。

那是农村中很普通的一条河,草绿的河身,不过才五六米宽,河上停着好些水泥船,船边磨损着现出生着厚厚的锈的钢筋。河岸上是砌得不怎么平坦的水泥,缝里冒着密密的杂草和小小的花。而岸侧,总生着青苔,水位降低时,也可以看到墨绿的田螺。

那时家在乌龙河二十米开外的地方,我时常踏过那些满身刺的藤蔓,跑到河上那有着猩红闸门的报废水闸上。那里,可以顺着河沿看到小半个村。它就像是村的血脉,集聚着村民的一举一动。

那时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是在河里洗衣服,天蒙蒙亮,就可以看到水波推来撞去,浮着白白的泡沫,如果有太阳,还可以看到泡沫上暗紫色的诡异图案。那些母亲们端着大红色的塑料盆,戴着袖套,三五成群地在一块聊天,手中不停搓着衣服。河两岸还可以叫喊几声,听得清楚。如果河岸水滩的阶梯不够这么多人,她们便是蹲着水泥船上,提个小桶吊水。而不知谁家的洗衣石板,总屹立在河畔,每天出现着不同的身影。

河上总很忙,那条不过才四块大石板拼成的“乌龙桥”上便是来往的大人与学生。那条桥连通村的东西面,并没有栏杆,走在上面,窄窄的,桥面坑坑洼洼的。透过脚下的石缝,还可以看见流动的水波。但是,至少在我居住在那儿的三年中,没有听过谁有从这儿掉下去的。放学的我们穿过那条桥,谈论着接下的游戏。

我们总去捡很薄的石头片子,然后横着将它飞出去,打在水面上,“噌噌”打出好几个水漂。我这方面实在不济,偶尔一次才终于弹了四次,可不比那些男孩们的石头总最后撞到对面的河岸。

结果就是输掉的人,贡献出自家的狗,来一次“落水狗”演习。家养的几只草狗,带着黄黄的毛,如果不是头上的那几道因为打架留下的疤,甚至分不清是谁家的。我们便是一两个人抱起一只狗,然后出其不意地把它扔到河里,“噗通“一声,然后听见几声支吾的犬吠,看它以特有的狗爬游上来,然后躲避它甩动身子时溅开的水珠。有时候,它会打着断断续续的喷嚏,接连好几天不理我们。

到了夏天,便不只是狗狗在遭罪了。那时我们放了学便脱了鞋袜,穿着拖鞋或者凉鞋,扔下书包,抄起家里的竹编簸箕就去河边,在长满苔的青石板阶梯上,总有一些小鱼小虾在晃荡,我们就小心翼翼地把簸箕伸入水中,然后慢慢接近鱼虾,贴着石板,最后快速地端起,水漏出去,那些鱼虾便安分地呆在了簸箕里了。我们并不养在家里,而是放回去,然后反复如此,乐其不疲。有时候,鱼虾学乖了,我们便踏在青石板上,吓跑那些胆小的水生家伙,然后因为有青苔而滑倒,湿了大半身,却是摸摸身上擦伤的地方,看着伙伴一同大笑起来。或者不甘地把狗抱到水里,索性来个“落水大联盟”。

三年前我们家搬离了那里,我到现在也没再去看那条河,只知道新造了一座桥,白色的,上面还有朱砂镌刻的“乌龙桥”三个字。而那石板桥少有人在上面通过,似乎后来也拆了。

我不经意地蹲下来,拂动水波,那鱼却没有我曾经遇到的那些机灵,仍呆呆地,缓缓地游着。是啊!这不是那条河,不是那条鱼,不是那段时光了。但是,却永远是我心中的最珍贵的,一段关于童年的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