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班训: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日志

 
 

和日本人在一起的日子里(之五)  

2011-09-23 08:49:28|  分类: ◇这个要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日本人在一起的日子里(之五)  

 小岛宽之

我是1995年7月份去日本的,在日本的东京见到小岛宽之,他那天是作为小野田水泥株式会社日本东京总部安排陪同我们游玩的翻译。小岛不是小野田的人,他是东京大学毕业后就职在日本东京的三井物产总部海外部工作,因为他在中国北京的语言学校学习过,因此让他给我们当翻译。

初看小岛跟中国的年轻人没有多大差别,穿得很随意。他上着灰色的圆领长袖的T桖,下着牛仔裤,脚蹬翻毛胶底的黄皮鞋。他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看来就像刚大学毕业不久参加工作的,他的眼睛显得很忧郁,我想:大概是日本的社会竞争太激烈和生活压力太大,使他比一般年轻人想得更多而造成的吧?他不太说话,总是默默的陪着我们。

那天,他带我们游览了东京铁塔、日本皇宫广场、东京最繁华最热闹的银座,晚上陪我们吃了饭,还转了一下东京都的红灯区。

登上东京铁塔的顶层,向东京的新宿望去,摩天高楼林立,密密轧轧,就像一片森林,这是钢筋混凝土组成的森林,很是气派。街上店铺密集,大街小巷都是人,东京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都市之一,由此可见东京的繁华。

白天的东京街头,穿着超短裙的漂亮的小姐,不时向你散发各式的宣传广告,有宣传纸面巾的、化妆品的,也有宣传娱乐休闲中心的、哪里在大拍卖大减价的,时时处处散发着市场经济的商业气息。

虽然东京都的街上,人流如织,但街面很干净,见不到一个烟头、纸屑,也见不到一处痰迹。人们要吐痰就吐在自己的手绢里,抽完的烟蒂,就放在随身携带的小玻璃瓶里。穿着和服的日本老太太在街头窃窃私语,穿着西装革履的日本男人匆匆走过,穿皮鞋一个礼拜也不需要擦。东京的地铁有三、四层,即使是东京本地人,也常常找不着出口,有时还要拿出地图来对照。

在东京的地铁站,听不到喧哗声,只能听到行人急匆匆的沙沙的脚步声。不管是在地铁的候车站台,还是地铁的车厢里,没有人讲话,没有人喧哗,很多人在默默的看书、看报,有的在闭目养神。在我的印象里,这就是道貌岸然的日本,一切按部就班,一切井井有条,一切安然有序。

下午,小岛带我们去了日本天皇的皇宫广场,广场很开阔,有一大片松树林。林间的草地上,有一对对的日本年轻情侣在谈情说爱,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安详。

松林青翠欲滴,没有一支枯枝残叶。我看到有园林工人在修剪树枝,他们把枯枝锯断后,还用刀把碗口粗的痕迹削成半圆形的球状,光光滑滑,我看了以后,感觉他们的工作真是到位。

到达东京的第一天,我们住在公司日本总部的小野田会馆。会馆所在地很安静,听说那里是日本人填海造成的陆地,在上面盖上楼房,修上公路,因此公路不宽,两边都有水,经常要过桥。除了高楼、公路、桥梁,四周都是碧蓝的海水,别有一番天地。

日本那样一个多火山多地震的岛国,有两亿多人口,要解决住房,只有向大海要地。他们开山放炮,取来石块,填向大海,修起围堰,变成陆地,然后再在上面搞建筑盖房子,可见日本人向大自然挑战的顽强精神。

东京有不少中国人开的饭店。晚上我们是在一个叫天安门的小饭店就餐,吃的是米饭,炒了几个菜,很简单。端盘子和结帐处的小姐是中国大连去的姑娘。大连的姑娘大概是靠着海边有鱼吃,因此都长的比较高挑,加上脸模子挺好,因此都很漂亮。她们遇到国内人,感到很亲切。我们听说她们是大连人,我们也说是大连人,而且是甘井子区的(大连小野田就在甘井子区)。她们一听,更近乎了,说他们的家就离甘井子不远。我们问她们是怎么来日本的?她们说:有亲戚在日本,先来一个站稳脚跟后,又介绍自己的表妹过来。她们说:在日本打工比在国内能多挣点钱,顺便能学点日语------

傍晚以后,东京的银座灯红酒绿,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不停,使人感觉进入梦话般的神话世界。街上人群依然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比白天还多,简直是人的海洋。

吃完晚饭快七点了,小岛问我们去不去东京都的风化不好的街区,也就是红灯区,他跟我们说,我们到那里只能走走,不要答理任何人,也不要进任何店铺。我们说可以,这样就跟小岛去了。

在东京都的摩天高楼下,我们跟小岛走进了一个街区,街道不宽,但店铺很多,饭店旅馆一个接着一个。因为到了晚上,霓虹灯都开了,春楼、黄楼、红楼的广告灯牌不停的闪烁。街上的人很多,像赶集一样,黄头发、蓝眼睛的欧洲人也不少,也有褐色人种,我估计那是东南亚的外国人。

穿着裸露服装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姐们在街上、门口拉客。我看见落地的大玻璃橱窗里有的年轻人把头发染成黄色、红色,有的头剃成鸡冠,中间留一道黄头发,使人觉得滑稽可笑,我想这大概就是那些嬉皮士吧。

我们正跟小岛一边走一边看,突然小岛被人抓住了,往一个门道里直拖,我们惊呆了。只见小岛弯下腰,一抹头,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我想大概的意思是:我们没有钱,我们不进去之类的话。这样两个人才松了手。

受了这一惊吓,我们的警惕性更高了,脚步更快了,急冲冲的就走完了两条街巷。在街上,我看见一群青年男女可能是喝醉了,东倒西歪的、你压着我、我压着你,睡在地上,趴在一起,十分狼狈。

在出来的巷口,一个欧洲青年玩着一副扑克,他的身边围了一帮小姐,不知是在赌博还是在干啥,不得而知。那时候大概有晚上九点多钟了,街上人更多了,我看见穿着三点式的女郎旁若无人的招摇过市,有些日本老男人不停的向她张望------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