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班训: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日志

 
 

山村娃沿绝壁出山求学 小学撤并上学路越走越远  

2012-04-11 18:13:33|  分类: ◇中外教育差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村娃沿绝壁出山求学 小学撤并上学路越走越远

蛇形盘状的求学路
蛇形盘状的求学路


  从巴东县城过江,经北岸官渡口镇,一路蜿蜒上山往西行进,经过30多公里的盘山公路和约10公里的悬崖绝壁,就来到我省(湖北)长江北岸最西端的村落——边连坪村。

  一条从绝壁上一块石头、一块石头“抠”出来的狭窄公路,铺着碎石,现在是村里通向山外世界的唯一大路。孩子们每周乘车沿着此路,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到15公里外的西溪坝小学读书,三年级以上的孩子们还得多坐车5公里,去最近的一所完全小学——火峰小学。

  这条险象环生的绝壁求学路,寄托着孩子们的未来和希望。近日,记者连续两天走过这条路,体验它的艰险与漫长,也体验孩子们求学路上的酸甜苦辣。

  绝壁上跳舞的面包车

  边连坪是一个悬挂在陡峭山腰上的村子。

  这里海拔超过千米,最高处有1600米,距离火峰小学20公里。几户、十几户村民形成一个聚落,星星点点,缀在悬崖上。

  2月12日一早,记者从巴东县城出发,驱车近30公里,来到火峰小学。在这里,换上去边连坪的七座微型面包车,票价15元。

  山里司机的车速很快,乘客在其中被甩来甩去,不得不紧紧抓住扶手或座椅。同行一名老人看着记者紧张的样子,笑着打趣说:“这边的面的是不是像坦克?”

  车子很快过了西溪坝等三个小村庄,驶入了悬崖下。数百米下是长江的一条小支流,峡谷对岸是巫山县地界,两边村民可以互相喊话,但好似刀砍斧劈的绝壁却隔绝了河谷两岸群众的往来。

  西边远远的群山深处,就是边连坪村。司机中途停车时,记者趴在路边保坎上朝绝壁下望一眼,头晕目眩,似乎稍有不慎就会跌入悬崖下阴冷的河谷。

  坑洼不平的路面,以及路上大小不一的碎石块,让快速驶过的面包车宛如绝壁上跳舞。记者心惊胆战,身旁老人倒很镇定,说习惯就好。

  进入边连坪村地界内,经过一处煤矿旁的弯道,面包车与一辆小货车狭路相逢。经过10多分钟绞尽脑汁的进退和避让,两车终于错开。

  进村后首先来到边连坪村三组和四组,从村支书家附近下车时,记者手心里全是汗,心里的紧张好久才平复。

  越走越远的上学路

  边连坪村有6个村民小组,近千村民,学龄儿童超过20人。

  边连坪村委会位于四组,在村里还算气派。几年前,这里曾是边连坪小学校舍,办有学前班和一、二年级,如今因为生源太少,小学已经撤消了。

  2月13日是星期一,天刚蒙蒙亮,记者与12岁的男孩向华(化名)一起,从边连坪往20公里外的火峰小学走。正在读六年级的向华说,他本来在西溪坝小学上课,但在去年秋天,该小学三年级以上都并入火峰小学了。

  西溪坝村小学原本是一所完全小学,最辉煌时就读的孩子们达600多人。经过一个清冷的寒假,小学里显得有些杂乱,篮球架十分破旧。

  一名留守校园的老师介绍,经过去年的撤并,学生数量由两百多人锐减至50人左右。这里现有7名老师,平均年龄57岁,校长生病住院,一名老师请假,还有5名老师可以上课,但他们不久都要退休了。

  曾在西溪坝小学任教的老师陈宗宝介绍,30年前他来到这里时,教室还是瓦房,学生多,校园里很热闹。近10年来,这里生源减少,办学条件逐渐被火峰小学和镇上的学校拉开差距,有点门道的家庭都把孩子都转到好学校就读,学校逐渐走向沉寂。

  边连坪村一名群众说,以前小学在村里,后来跑到了15公里外的西溪坝,现在又逐渐“跑”到了20公里外的火峰村,小学越“跑”越远。家长们隐隐担心,火峰小学也不一定能一直这样红火,未来孩子们很可能被迫去数十公里外的镇上读书。

  被“托管”的孩子们

  火峰村曾是一个乡镇,已经撤并多年。火峰小学承担着吸纳周边10多个村学龄儿童的任务。

  边连坪的学生家长们说,上学的路太远,村里经济条件太落后,家长们大多在外地打工,没办法照料孩子们,于是送到学校宿舍和学校周边托管。

  但学校宿舍床位有限,一股“托管风”兴起在学校周边的家庭之间。家长们在学校周边找到可靠家庭托管孩子,并支付每月300元以上的食宿费用。

  火峰小学院墙周边,有五六户人家做着托管生意,每家有几十个孩子。

  家长们说,接受托管的孩子大多数是学前班和一二年级的孩子,因为他们生活自理能力差,小学没有专门的人手来照料,不接受他们寄宿。

  火峰小学旁的薛家是一栋两层半的小楼,一楼是厨房和客厅,一间10余平米的房间摆了5张上下铺的架子床。两间客厅里摆了5张桌子,是学生们的餐桌。薛家一名管理员介绍,家里托管了约40个孩子,一楼住男生,二楼住女生,每张床都是两个小朋友一起住。

  女主人说,为了安全,她们与孩子们同吃同住。旁边几家托管家庭情况类似。但有些托管户家里卫生状况堪忧,其中一家托管户的房间里空气污浊,气味难闻。

  记者询问这些托管户,谁来监督家里的安全措施是否可靠?谁来评定家里的卫生状况是否达标?如果出现意外,家长、学校和托管户之间如何划分责任?托管户是否应该具备相关资质或证照?

  然而,除了和家长签署的简单协议之外,托管户拿不出任何其他依据。

  令人担忧的“托管”

  13日中午12时30分,火峰小学学生做完午操,随着值班老师一声“解散”,娃娃们分成两拨儿,个头小的往校外跑,个头大的则拿着饭碗向食堂冲来。

  食堂里没有餐桌,当天师傅准备了两菜一汤,学生们打好饭之后,三五成群,或蹲或站,或靠着栏杆就餐。

  火峰小学校长吴克波介绍,该校需要接受附近10多个村庄的适龄儿童,最远的就是边连坪村,目前学校有616名学生就读。

  吴克波说,当地偏僻落后,近年生源急剧减少,加上偏远山村的教室老龄化现象严重,主管部门将多所村小撤并到该校,这样一方面有利于教学管理,使学生能充分享受优质教育资源。但这样也有缺陷,就是学生上学远,需要寄宿或托管,虽然取消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但现在反而让家长承受了更大的经济负担。

  巴东县教育局一负责人说,由于人口结构变化,生源减少和流失,造成许多小学成为“空壳”而自然撤并,学生托管潮随即出现,并带来诸多隐忧。目前学生托管的监管问题仍是空白。对此,该县教育局将积极进行调查研究,并向上级汇报。

  无论主管部门目前有没有切实可行的措施,来解决山村孩子上学难、上学贵的问题,边连坪村的家长们都希望,孩子们沿着绝壁出山求学的道路不要越来越远。(楚天都市报 策划 张孺海 记者 王功尚 周鹏 特约记者 正恩 严军)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