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班训: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日志

 
 

农村小学购零食当营养餐 供货商获利1/3(图片)  

2012-04-01 07:50:41|  分类: ◇中外教育差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小学购零食当营养餐 供货商获利1/3

核心提示:国家实施农村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至今已有4个多月。试点校学生每人每天可获3元拨款补助,部分学校因卫生存隐患等问题采购水牛奶等零食作为营养餐,供货商可获1元利润。有学校因人手紧张无力建食堂做饭,校长对营养不良也不了解。计划实施中还存在拨款拖延等问题。

农村小学购零食当营养餐 供货商获利1/3 - 907红色根据地 -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3月13日,广西那坡县弄汤村小学,小女孩正在吃午饭。该校将营养补助款用于购买“壮壮水牛奶”。本报记者 李超 摄

农村小学购零食当营养餐 供货商获利1/3 - 907红色根据地 -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3月12日,广西那坡县念井小学,冯艳在学校食堂为学生做午饭。

农村小学购零食当营养餐 供货商获利1/3 - 907红色根据地 -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广西田阳县民族中学的加餐菜单。

国家实施农村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至今已有4个多月。这项计划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农村学生营养匮乏、发育迟缓等状况,但一些地方在执行时仍存在各种问题。

广西那坡县有学校将补助用于购买营养品“壮壮水牛奶”,供货商可从3元补助中赚取1元。在青海也有学校将补助款采购萨其马等零食。而营养改善计划的实施细则并未对此加以约束。

此外调查发现,那坡县财政局拖延下拨补助款,学校只能赊账供餐;广西一些学校的食堂卫生安全存在隐患;当学校用补助款给学生加餐,厨师又面临超负荷工作。

比硬件提高更为严峻的是,学校老师的营养意识亟待提高,许多老师不知道什么叫营养不良。中国疾控中心的营养专家胡小琪表示,国家正在制定相关培训细则。

梁秀丽皮肤黝黑,在人群中,个子特别小。她12岁,身高一米三这只有城市8岁女孩的身高水平。专家认为,这是因为营养不良导致的发育迟缓。

梁秀丽是一名4年级女生,在广西那坡县一所寄宿制小学念书。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每天整整18个小时不吃饭从头一天晚上5点半吃完晚饭,到第二天中午11点半吃中饭。

学校只给寄宿制学生提供中、晚餐。早餐要自己解决。梁秀丽通常不吃早餐。

直到去年秋季,国家加强儿童的营养干预,启动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每年拨款160多亿,在680个试点县,为农村中小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

那坡县是试点县之一。

从今年2月份开学起,梁秀丽能每天吃上早餐。

县教育局副局长许益涛则发现,国家虽然加大补助力度,但要真正改变贫困生的营养状况,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

易忽视的“隐性饥饿”

广西田阳县有学校80%以上的学生营养不良;这种“隐性饥饿”能导致劳动能力丧失

上午10点的课堂上,梁秀丽经常会头晕,坐在教室里,“能听见老师讲课,但是记不住”。

梁秀丽不知道为什么头晕,但她说“中午吃过饭后,就不晕了”。

梁秀丽在那坡县念井小学读书。

老师农照春曾在班里作过统计,一个50人的班级,每天吃早饭的只有三四人。

上学期考试,梁秀丽的数学成绩为16分,语文成绩8分。该校小学生的学期成绩在30分到60分之间。

老师农照春觉得,那些每天习惯吃早饭的学生看上去要聪明一些。

“我也常跟他们说,一定要吃早饭,吃饱了才有精神听课。”但农照春介绍,寄宿制的学生,家长会给他们一周的零花钱,用于买早餐。但不到两天,零花钱就全被用于其它地方。

梁秀丽每周有10块零花钱,她舍不得买早餐,要“省下来买文具。”所以,梁秀丽在学校4年,基本不吃早餐。

今年,梁秀丽刚测过身高,相比去年,她只长高了两厘米。

2010年下半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对广西、青海、云南、宁夏四省区农村进行调研。

他们调研小学生的体检时发现,农村学生存在严重的营养不良和发育迟缓。100个农村孩子中有12个生长迟缓,身高低于同龄城市孩子6至15厘米

该基金会还对广西都安县四至六年级学生做了体检。

结果显示,当地农村很多13岁男孩的身高和体重,只相当于全国平均农村11岁和城市10岁男生的水平,存在严重的发育迟缓。同时,维生素C摄入量几乎为零;有72%的学生上课期间有饥饿感。

这样的情况普遍存在。

广西百色市的田阳县民族中学黄利军校长说,去年该校的体检结果显示,有70%以上的学生轻度营养不良,20%的学生中重度营养不良。

采访中,更多学校不敢透露相关数据。

田阳县的一位校长一开始介绍该校有80%以上的学生营养不良,犹豫了一会儿,他叮嘱记者,“还是把数据降低点”。

在学界,维生素或矿物质等微量元素的摄入不足,被称为“隐性饥饿”。这种饥饿不易被发现和重视。

“隐性饥饿”能导致智力发育障碍,劳动能力丧失、免疫力下降等各种疾病,直接经济损失可占发展中国家国民生产总值的3%-5%。

“这是一种巨大的人力资本损失。”胡小琪说。胡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的学生营养室主任。

国家补助不断加大

国家2008年开始对儿童营养干预;去年秋季,再次拨款对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进行营养补助

3月12日中午,冯艳在念井小学厨房里做饭。她拿着一个半人多高的铲子,在灶台前,捣腾着锅里的肉片。

在冯艳的印象中,相比2008年,现在学生的伙食已经好很多。

2008年前,农村孩子温饱问题都解决不好。“黄豆蒸饭”是孩子们的家常饭,有时候,能拌点猪油,那是幸福的事。蒸饭时,很难得在饭盒里加两块腊肉,吃之前,孩子们都要轮着闻一闻香味。

胡小琪说,2008年,这种现象在广西、贵州等地普遍存在,云南有些孩子近7个月没吃上肉。

2008年,那坡县从每年几百万财政收入中拿出50万,给每个寄宿制小学生每天提供一个鸡蛋。

县里实行“补蛋工程”后,农照春被学生的吃蛋情形吓坏了,“很多孩子差不多一口吞下一鸡蛋,噎住了。”

家里穷的孩子舍不得吃,把鸡蛋偷偷藏起来,周五带回家,给弟弟妹妹吃。

农照春回忆,学校会监督他们当着老师面,把鸡蛋吃下去,不吃完不让出教室,还会派班干部检查孩子们吃剩下的蛋壳,挨个儿回收。

那一年,国家也开始重视贫困生的营养状况。

2008年4月,温家宝总理批示:“要增加政府对寄宿制学校贫困学生的补助力度,改善学生的营养状况。”

此后,中央和地方财政开始对全国农村的寄宿生进行生活补助(该政策被称为“一补”)。

当时标准是,中学生每人每天补助3元;小学生每人每天2元;随后补助上涨,中学生涨至4元,小学生涨至3元。

于是,念井小学用这些补助,每天给寄宿生提供午餐和晚餐。

去年10月26日,国家加大对学生的营养补助。

并且,补助范围扩大,这次补助从寄宿生扩大至农村所有义务教育学生。国家决定,先在680个县中试点,给每个农村孩子每天补贴3元,改善营养。

去年11月24日,那坡县教育局副局长许益涛看了相关的电视会议。营养改善计划从当日起执行。

许益涛说,“没想到政策落实得那么快。”

农村小学购零食当营养餐 供货商获利1/3 - 907红色根据地 - 北师大南湖附校“907红色根据地”

 3月13日,广西那坡县弄汤村小学,老师在厨房给孩子们盛菜盛饭。该校校长表示,他是因为考虑厨房人手不够,且担心厨房食品安全问题,才向企业选购水牛奶。                             本报记者 李超摄

“中央政策快,下面落实慢”

广西财政厅去年年底下拨补助,3个月后,那坡县财政局拨款给教育局;期间,学校只能赊账供餐

那坡县位于中越边境,因为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又是多民族县,所以入选营养补助的试点名单。那坡县第一批补助应有256.9万元。

但许益涛没高兴多久,烦恼便接踵而至。

今年2月,开学不久,许益涛不断接到各乡镇学校校长的电话,问资金何时到,很多学校没钱揭不开锅。

那坡县龙合乡的18个学校不得不四处张罗着赊账,联系供应商提前供货;平孟镇一所学校的做法是,向每个家长借300元,等经费到位后,多退少补。

许益涛四处打听,得知广西财政厅自去年12月29日,便下发了拨款通知。

百色市田阳县也是营养改善计划的一个试点县。该县财政局在今年1月18日,就将补助款拨给了教育局。

那坡县财政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在1月16日收到拨款,资金拨到教育局账户的时间是3月8日。

为什么那坡县会比其他县晚了近2个月?一位财政系统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解释说,县级财政国库是一个大盘,里面会有各式各样的项目拨款,着急使用的项目,就会被立刻拨款,而不着急的项目拨款会先被“挪作他用”。

那坡县财政局国库股负责人甘先生也承认这一说法。他说,财政局国库会一次性收到自治区的众多项目拨款,他们会对不同项目进行调度,“一般会优先安排法定支出,比如卫生支出等”。

甘先生说,如果学校急用打报告申请,他们才会紧急拨款。但平时他们并不知道该款项是否着急使用。“只要当年足额兑现就可以了。”

采访中,多位乡村学校的老师抱怨,不管是2008年的“一补”,还是如今国家营养改善计划的补助经费,下发时间都摸不准,影响供餐。很多学校是“吃了这顿愁下顿”。

有校长表示,有些补助会在学期末才到,一拖就是五六个月。

许益涛也很无奈:“中央说的(政策)很快,但到了下面就很慢。有时上面都派人下来检查,项目经费却还没到。”

3月12日,那坡县教育局收到财政局拨款后,许益涛终于舒了一口气。

但他说,这只是去年的营养补助,今年这一学期的补助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到。

零食商,补助中套利

供货商得知学校又获补助,四处推销水牛奶、萨其马等零食;有校长称,供应商会给回扣

3月12日,念井小学拿到补助。因为学校已为寄宿生提供午餐、晚餐,校长黎忠明打算将补助用于学生早餐。

次日,一名姓覃的供货商打电话找黎忠明,推销“营养品”——壮壮原生态水牛奶。据介绍有较高营养价值。

黎忠明告诉记者,这名供货商常在县城活动,消息很灵通。

随后,校长黎忠明和供货商谈妥,准备让他供应一学期的水牛奶,每水牛奶价格是3元。

记者联系南宁、田东县等同一品牌经销商,两家经销商同时表示,该款牛奶的批发价是每杯2元。

3元的营养补助,被供货商赚去1元。

3月19日,第一批水牛奶送到念井小学,242名学生开始享受“营养餐”。

一周后,黎忠明觉得,光喝水牛奶不符合科学的营养搭配,随后他参考其他学校做法,从这名供货商那儿,改定光明酸益乳,每盒价格2元;学校再给学生配上一个烤包。

记者在市场上了解到,酸益乳的批发价在每盒1.25元左右。供货商能赚7毛5。

对于营养品“水牛奶”,营养专家胡小琪表示没听说过,对它的营养价值无法判断。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主任何计国说,要判断它们的营养价值,只需看配料中,牛奶成分是否排在第一位。

记者在水牛奶和酸益乳的配料表中看到,排第一位的都是“水”。

那坡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校长说,开学初,也有供应商打电话给他,问他今年学生的营养补助是否要增加。供应商说自己已跑了几个学校,推荐“营养品”。

后来,该供应商开车两个多小时来到学校,希望获得校长支持。但校长拒绝了。

该校长说,如果谈下来,供应商会给回扣。不久,他发现当地有不少学校,开始发放那名供货商推荐的“营养品”。

记者先后联系安徽、青海、贵州、广西等多地试点县的教育局,不少学校都采用所谓企业供餐形式,给孩子们采购零食。

一名网友发帖说,在青海某县,给孩子们发的全是零食,都是5毛钱4袋的那种,这些零食都在学校小卖部有售,包括火腿肠、萨其马以及饼干。

这名网友告诉记者,青海有的乡镇学校会将一周的零食全发给学生;还有的乡镇学校有4种不同类型的零食,每天换着发。还有的直接将2元钱发给学生。但具体剩下的1元钱去哪儿了,学校也没有给说法。

国家实行营养补助计划后,出台了一个实施细则。细则规定,供餐模式有三种,分别是学校食堂供餐,企业供餐,家庭(个人)托餐。

田阳县一名小学校长说,学校购买零食做营养餐,是企业供餐行为。细则并没有规定不能供零食。

食堂卫生安全隐忧

不少学校反映,食堂卫生条件差,才选择采购“营养品”,且补助增加后,食堂人手紧张

那坡县的弄汤村小学,也订购了壮壮水牛奶。该校校长黄日基说,他们购奶出于两点考虑,一是厨房人手不够,二是担心厨房的食品安全问题。

弄汤村小学有3名老师,要服务19名寄宿生和22名学前班的孩子。

开学初,老师们围坐在办公桌前,讨论补助该怎么用。办公桌是用两块篮球架的板子拼凑而成。

“若让孩子来校吃早饭,由谁来做。”3位老师被难住了。

黄校长说,自己58岁,还有两年退休。另外一个老师57岁,“都上年纪了,身体没以前那么好。”

他们两家离校较远,走路要20多分钟。“孩子们7点多上学,那我们要5点多起床,太累了。”

那名57岁的老师叫许元龙,平时教语文和数学,同时兼着教画画和体育。去年开始,他又多了个新身份——食堂厨师。

3月13日上午,第三节课还没下课,许老师瞄了眼手表,布置完数学作业后,匆匆离去。他要赶到食堂做菜。

每天许元龙都会在上课中途消失一会儿。第二节课的中途,他会去煮饭;第三节课的中途,他要去煮菜。“这样孩子们下课才能吃上热菜、热饭。”

营养补助下发后,许多学校不选择加餐,还因为学校担心食品安全隐患问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薛文俊曾在西部多个地区调研。他在学校食堂里,看到过长满芽的土豆;看到过厨房是一个黑乎乎的瓦房,里面设备乱七八糟。

那坡县政府系统的一名官员介绍,有些学校没有存放大米、蔬菜的地方,有时候将它们混放在一起,容易霉变。在农村,很难避免食物被老鼠偷吃,或者虫蛀。这些都是隐患。

弄汤村小学校长黄日基说,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给学生买牛奶和面包。

但牛奶面包也会出问题。

薛文俊说,他调研时,也有很多学生表示,曾吃到臭鸡蛋、喝到过期牛奶。

现在,那坡县教育局副局长许益涛最担心食品安全问题。他要求学校一定要将菜煮熟、煮透,不能为了口味,煮得半生不熟。

许高光是该县平孟镇九年一贯制学校的校长。

他表示应该再加大投入。他说,营养改善计划实行之后,早餐人数增加了260名学生,学校为此多雇了一名厨师。

“应该在财政性教育经费中,加大对食堂硬件、管理等方面的投入。”许高光说。

据那坡县教育局数据显示,该县共有学校113所,其中13所学校没有食堂,39所小学由教师轮流在食堂工作。

“什么是营养不良?我也弄不清楚”

营养专家胡小琪表示,目前急需培养基层老师的营养意识;国家正在制订培训细则

在基层,比硬件投入更紧迫的问题是,营养知识的匮乏。

采访中,问到营养指标时,念井小学校长黎忠明一脸茫然。他反问道:“以什么指标来看营养不良,我也弄不清楚。是没力气吗?还是要看跑步耐力?”

许益涛虽是县教育局副局长,但他说,若不是去年参加了一次培训,他也不知道“真正的营养是什么?”

国家启动营养改善计划后,于去年12月8日,举办了一次培训,地点在重庆。贵州、四川、云南、广西、重庆五个省份的200多个试点县参加。

许益涛说,两天半的培训全是学习,原定的旅游计划也取消了。

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介绍了多年来在地方上调研的情况。国家食药监局的人讲授了食品安全;财政部的专家讲了资金安全;还有上海的营养师讲营养搭配等。

“不培训谁都不懂。”许益涛说,“我也是那时候才懂,不是吃肉喝牛奶才有营养,营养是搭配出来的。”

3月12日,那坡县念井小学的晚餐是,鸡蛋炒肉片、鸡蛋汤,再加一个白煮蛋。

营养专家胡小琪指出,这种营养搭配并不科学。

她说,除了吃主食外,还应该吃动物性食物、奶或豆类食物和新鲜蔬菜水果。从营养角度看,这四类齐全,才符合营养充足的标准。要是低于2类,营养算是差的。

胡小琪在调研时看见,有孩子把米粉里的鸡蛋挑出来不吃;豆浆也不喝,因为不习惯。这让她感到焦虑。

她说,就算中央拨款一分不少地全用在营养改善上,但如果偏食挑食的习惯没被纠正,营养状况很难有效改善。

胡小琪他们专门制作了张贴画,内容是“每天喝奶有益健康”、“养成健康的饮食习惯”等,共印刷了1万套,春节前寄发到各省市教育厅。

在那坡县的一些学校里,能见到这些画,孩子们走过,有时会停下来看两眼。

胡小琪说,目前,国家正在制订相关营养培训细则,比如午餐食谱等,相关细则很快会出台。

那坡县教育局也在准备一次营养方面的培训。届时,每所学校都要派代表参加。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